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这次我不送样本,我是来送锦旗的~~

发布时间:2022-03-12 08:29 点击量: 839次

       近日,家住北京朝阳的俞女士再次来到北京博睿检测实验室二楼接待大厅,与春节前一次来到这里时她满脸焦灼凝重完全不同的是,此次她的脸上充满笑容,脚步轻快。

一到接待大厅,她就说要找实验室主任封炳哲。前台小姐姐以为她是来送样本的,告知她直接在前台登记即可。俞女士开心地说:“这次我不送样本,我是来送锦旗的!”

随即她拿出一面精心定做的锦旗,上面书写着“仁心致远 专业渡人”的字样。俞女士说:“这是替我爸来送的,我爸说了,感谢你们的尽心尽责,要不是你们连着两个电话,只怕今年春节我们家是吃不成团圆饭了。”

书卷气十足的封主任接过锦旗后腼腆地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患者平安健康就是我们毒检人的欣慰。”


这面锦旗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1644476384966705.jpg

▲俞女士(右)向封炳哲主任(左)赠送锦旗


七旬老人自学中医自开药方被毒倒

原来,俞女士的父亲今年72岁了,一直有腰椎、颈椎疼痛的老毛病,多方求医治疗都不理想。10多年前老人退休后就开始自学起中医学,尝试着自己开药方治疗,十多年来一些小病小通倒也能应付。春节前,老人腰椎疼痛突然加剧,于是他又给自己“开药”,这次的药方中含有附子的成分。老人自己也知道附子使用不当易引起乌头碱中毒,因此很是谨慎,先是用熟附子入药,治疗两天后效果不佳,第三天上午老人开始改用生附子入药。

不料,当天早上7点多老人服了药后,十几分钟后就感觉舌头发麻,呕吐不止,到中午12点开始出现四肢痉挛,有几秒钟短暂失去意识。下午5点多开始感到胸闷、憋气,晚上7点多俞女士赶紧呼叫了救护车,救护车到达时老人刚缓过劲来,救护人员对老人进行了血压和心率测量,显示都在正常值内,于是救护人员叮嘱家属注意观察,又回去了。

这一晚老人倒是相安无事,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像没事人似的。老人也不敢再喝自己开的中药了。然而从上午11点开始,老人病情突然恶化,胸闷、憋气,剧烈痉挛,排不出尿,情况十分危急。俞女士都等不及救护车,自己开车将父亲送到医院。医院急诊科接诊后,怀疑中毒,让家属将患者的血样送到北京博睿检测实验室进行毒物检测。

就这样,俞女士有了一次与博睿检测的接触。根据俞女士描述的病情,实验室主任封炳哲初步判断是乌头碱中毒,他立即安排了加急检测。因为他知道,乌头碱中毒的典型症状就是发麻、心律失常,极易引起心脏猝停。

两个多小时后,检测结果就出来了——老人的血液样本中乌头碱浓度为 35ng/ml,次乌头碱浓度为28ng/ml,中乌头碱浓度为25ng/ml;送检尿液样本中则检测出乌头碱浓度为730ng/ml,次乌头碱浓度为950ng/ml,中乌头碱浓度为780ng/ml。

老人的确是乌头碱中毒了!


1644476424595886.jpg

▲患者检测报告单



封炳哲一时间将检测报告发送给已经返回医院的俞女士,并电话告知俞女士乌头碱中毒相关的抢救注意事项。到了晚上9点,联想到近期外省一例乌头碱中毒患者因贻误抢救时机而死亡的病例,封主任再次打电话给俞女士,并请她将电话转交给主治医生,将这些年接触了解到的乌头碱中毒患者救治的一些相关经验和教训跟主治医生进行了坦诚交流。主治医生也非常重视封主任提供的相关中毒知识,在综合患者病情状况的基础上,对患者下达了重症通知书,采取实施稳定心律的同时大量补液排尿的治疗方案。

经过一夜的救治,老人脱离了危险。春节期间,俞女士一大家子欢聚,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老父亲非常感慨,他请女儿一定要替他去博睿检测当面感谢封主任等工作人员,于是就有了上面写的赠锦旗这一幕。


2、毒检专家谈乌头碱中毒抢救要点


博睿检测每天经历的毒检样本何其多,为何偏偏要跟这个乌头碱中毒患者连续打两通电话呢?博睿检测CEO孙成文对此做出了解读。


孙成文主任说,乌头碱中毒患者对于单独一家医院来说,可能并不常见;但是对于我们专业做中毒检测的机构来说,会经常碰到。正所谓“久病成医”,我们见过并积累了大量的乌头碱中毒病患救治病例,有的救治成功了,有的救治失败了,成功与失败的原因各不相同,但其中不乏是因为对乌头碱中毒不太了解而导致救治贻误、救治失败的情况发生。


乌头碱中毒其实古来有之,毒素主要来自于草乌、川乌、附子等植物中含有的剧毒物质乌头碱,口服乌头碱0.2mg即可中毒,3~5mg可致死。像云贵川等省份民间多有食用草乌进补的习俗,譬如用草乌炖汤、泡酒、做药膳等,每年都有乌头碱中毒事件发生。


孙成文主任说,乌头碱中毒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譬如同一壶乌头碱药酒,有人天天喝没事,但是有人喝一次就中毒;也可能昨天喝了没事,可今天喝就出事了;这种事情在年龄较大的人群、身体比较虚弱的人群中发生几率比较高,疲劳、体内缺水、睡眠不足、身体有其它疾病等情况都可能带来这种不确定性。


乌头碱中毒典型的症状就是发麻、心律失常,进而导致憋闷、心脏猝停等。因此抢救乌头碱中毒的病人,首要之急是采取措施稳定心律,然后大量补液排尿,待乌头毒素排出体外,患者就可以痊愈。如果采用常规的中毒救治措施,譬如洗胃、血滤等,往往等不及完成洗胃血滤,患者可能就因为心律失常而死亡。


正因为看到不少这种抢救失败的案例,所以孙成文会叮嘱实验室每一位工程师,只要遇到乌头碱中毒患者,尽量主动打电话去跟医生沟通,跟患者家属沟通,虽然我们不是医生,但是我们可以提供过往的经验给医生参考。


不仅如此,孙成文还专门梳理了一些不常见的、死亡率又比较高的中毒类型救治建议方案,供实验室全体工程师学习、借鉴,并提出遇到这类中毒检测必须采取“加急、加快、加打电话”的“三加”工作要求。


因此,实验室主任封炳哲在接到这个样本时,立即就进行了“三加”处理。他说:“很多人可能认为作为检测机构,把结果交付出去就完事了,做这些额外的工作可能是吃力不讨好,但是,但凡我们的建议和提醒能为患者的救治和康复提供一点点有益的参考或帮助,就值得我们去坚持。





上一篇:感冒药混着吃见效快?这些常用药物千万别混搭,一不留神能要命~ 下一篇:3人服毒1人死亡!急性有机磷中毒处置注意事项